通钢工人斗争实录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通钢工人斗争实录

帖子  okay4587 于 周二 四月 27, 2010 8:51 pm

原通化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国君被欧致死近九个月后,吉林省通化市中级法院于2010年4月15日做出判决,工人纪宜刚故意伤害罪成立,一审被处无期徒刑。纪宜刚当庭表示不服。

4月15日早上8时半,51岁的纪宜刚独自走上法院的被告席,被控为2009年7月24日通钢事件殴死陈国君负主要刑事责任。纪宜刚是通钢第二炼钢厂动力车间工人,在去年10月被抓捕时便被报道此人有前科,曾在改革开放后两次犯罪,即1978年19岁因盗窃被劳教三年,1982年因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,刑满后一直在通钢当工人至今。

据媒体报道,一审庭审仅持续两个多小时,在中午11点左右休庭。据陈国君家属介绍,他们只有三个旁听的名额,其他家属怀抱陈国君遗像要求旁听,但是被警察带离法院,代理律师也被拒绝参加庭审。通钢职工代表要求参加旁听同样被拒绝。当日下午3时左右,法庭即作出一审宣判,被告人纪宜刚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决无期徒刑。

判决后,通钢职工代表向工人网表示,纪宜刚是为了保卫国有资产,是正义的行为,不该获罪。况且判决过重,了不起判个三五年作个交代。他们表示将提出抗议,争取无罪释放。

通钢事件后,据“7·24”联合专案组发布的消息称,已锁定的疑犯超过50名。2009年10月18日上午,当地官方网站“中国吉林网”发布消息称,犯罪嫌疑人纪宜刚被刑拘,另有五名涉案嫌疑人向通化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。当时便有职工评论说,纪宜刚是个普通的工人,就是脾气不好,做人的口碑还不错。翻出他的老账暗示他是惯犯,就是要给社会一个印象,是坏职工打死了一个好经理。所谓一些人“畏罪自首”,完全是为了表明反对私有化改制是错误的。今天追究刑事责任的只有纪宜刚一人,是要做到杀鸡儆猴。

检方指控,纪宜刚于7月24日18时30分许,来到出事现场,捡起水泥砖块,对倒在地上的陈国君的头部击打数下,导致陈颅脑损伤,形成脑疝死亡。其犯罪动机是,其弟工伤死亡后,通钢给付的赔偿数额让其不满。在听到建龙控股通钢会让部分职工下岗的传言后,产生泄愤之念。

据4月15日参加旁听的人士告知,纪宜刚当庭表示不服判决,要求上诉。在法庭上,纪宜刚承认自己参与打人,但是并不知道当时倒在地上的陈国君是否已经死亡。另外,很多其他人也参与殴打,要负责任也不能仅由他一个人。


聚集人群就是用这块暖气片撞开陈国君藏身的房间大门并欧其致死,显然人力众多,并非一人所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附


通钢工人的盛大节日

7月25日,一篇题为“通化钢铁公司私有化遭抵制,总经理被工人暴打致死”的网络文章迅速传播。工人欢呼:打死得好,打死得太少!面对工人的“暴力”,一些人惊愕了,激烈辩论的两派,一说这是刑事犯罪,要严惩凶手;一说这是保卫国有资产有功,在工运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。27日,事件经过见报主流媒体,吉林国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,声称此事件是“通钢个别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制造谣言,利用一些人员特别是非在岗人员‘国有情结’较深,……激化企业原有矛盾,鼓动一些不明真相人员,……冲击生产区,堵塞原料运输线,造成部分高炉休风。有些人挑拨、煽动群众不满情绪,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陈国君身上,对其进行围堵,将其打伤,并作为人质挟持。”

不错,吉林国资委除了把立场站在了资本家一方外,所述内容基本符合事实。反对私企建龙二次兼并通钢首先站出来的,正是通钢的退休职工和下岗内退工人。是他们张贴布告,集会演讲,动员群众,把真相告诉了“不明真相”的群众,号召职工发扬深厚的“国有情结”,保卫国企,抵制私有化,以免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。老工人的发动,中青年在岗工人的参与,使运动发展成为全面罢工,打死了陈国君,最终迫使“建龙滚出通钢”。

事实上,通钢工人的不满由来已久,用工人的话说:“打死的是陈国君,痛恨的是改制路线。”就在四年前的2005年,吉林省就在全省集中“瘦身”改制了816家国有大中型企业,因普遍遭到工人抵制,故而谓之“攻坚战”。当时通钢被作为“全省改制企业先进单位”受到了表彰。表彰它一举把36697名正式职工中的25077人转变为岗位朝不保夕的合同工,7606人下岗内退,2622人下岗买断;表彰它把通钢资产的36%用假投资的名义直接划转给了私企建龙公司。说的是为了引进先进的民营机制,提高职工的积极性,其实是产权官商化,工人雇佣化。正如当年日寇号称建立“大东亚共荣圈”,实则统治掠夺东亚人民一样。建龙入主通钢后首先用高额年薪收买中高管理层,掌控企业的人事和财务大权,大肆搞抵押贷款近百亿,异地建厂归为己有,同时将数个矿山收入囊中,占为己有。对工人则实行管卡压,致使一线工人的工资一度降低到每月仅有300元,而此次被殴死的总经理陈国君的年薪却高达300万。

三年来,在私企建龙所谓“现代企业制度”的治理下,工人工资一降再降,靠钢铁吃饭的通钢人越来越吃不上饭了。退休下岗工人上访无门,在岗工人敢怒不敢言,绝望情绪在工人中间蔓延,人们得过且过几近麻木。然而,在工人面前不可一世的资本家及其走狗,却挡不住一场波及全球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。从2008年底开始,通钢连续数月巨亏,到2009年3月,建龙见大势不妙,担心陷入泥潭,随之金蝉脱壳,主动解除协议,溜之大吉了。当天,数万人的通钢欢欣鼓舞,鞭炮齐鸣送瘟神。尽管三年私有化,企业大伤元气,但工人们还是鼓足干劲,万众一心救通钢。四五月微亏,六月盈利7000万,七月,全通钢人憋着劲儿准备再打个漂亮仗,岂料贪婪的资本家在官僚的保驾护航下又回来了!通钢被“二嫁”建龙,而且持股65%,通钢人怒不可遏了!

7月22日,吉林国资委到通钢强行宣布二次重组决定,在职工的一片反对声中,原董事长和三位副总经理不敢在协议上签字,当即宣布集体辞职。23日,通钢家属区出现工人布告,号召广大职工次日上午在办公楼前集会。24日早8点恰逢交接班的时候,位于工厂一号大门外的办公楼前,3000余退休下岗职工打出的“建龙滚出通钢”标语被交接班的工人夺取,并高举横幅直接向厂区进发,警察无力阻挡并被追打,群众队伍越来越大,途经的各个工厂车间陆续停产,数万工人的罢工开始了。三年前替建龙掌控通钢,以“减员增效”,动辄罚款著称,视工人为草芥的陈国君,这次被私企建龙委派到通钢担任一把手。此刻他临危受命到达焦化厂,命令立刻复工。闻讯而来的工人不但不听从,还将其围堵,警告他尽快滚出通钢。陈却威胁工人,若不复工,全部下岗。愤怒的工人回敬他的是一记重拳。这位向来在工人面前威风凛凛,平时见工人劳动服的扣子没有系好都要罚款的人,哪能忍受这种屈辱。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公安武警被群众挡在外面,不能前来施救,死到临头还嚣张地怒吼道:“别让我活着,要不你们全下岗!”工人们明白,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,不能不满足这个资本的奴仆要为自己的贪婪殉葬的要求。夜幕降临,陈国君死了,死状凄惨。在这数小时之内,国资委做出的决定也由不坚定向彻底保证转化,即下午三点决定“重组协议暂缓执行”,三个小时后做出保证——“根据广大职工愿望,经省政府研究决定,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。”通钢工人胜利了!

就在陈国君被打死的当天,远在中原的河南林州钢铁公司被一家私营钢铁公司宣布收购,工人们却被蒙在鼓里。但这家私企的劣迹工人早有了解——常常拖欠工资,超负荷工作,克扣工资、罚款,甚至打骂工人;缺乏假期、公休和三险一金,随意开除工人的现象很是普遍,“天天都在开除人,天天都在招人。”为抵制这次收购,五千名林钢工人已经斗争了一年。8月11日上午,因不满此次收购及年工龄1000元的买断补偿金,数千名工人打出横幅:“向通钢工人学习,四十年的财富积累不容侵吞”、“用***思想占领我们的阵地,做企业的真正主人”占据厂房出入口,时间持续四天,并挟持濮阳市国资委副主任达90个小时。面对严重的事态,河南省委书记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光春遂作出批示,“从现在开始,凡企业改制重组必须经职代会讨论通过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,否则无效。请各级党委、政府认真执行。”接着河南省委、省政府宣布暂停改制工作等六条意见,事件方才平息。事后新华社报道,这次林钢大规模围堵事件,明显受到吉林“通钢事件”影响,一些工人喊出了“向通钢老大哥学习”的口号。

中国社科院著名经济学家左大培倡议,把7月24日确定为中国工人的节日。北京的部分老干部、学者为支持通钢工人反对私有化,以《维护宪法权威、捍卫社会主义国有经济、重建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倡议》签名上书中央。中华全国总工会日后发布紧急通知,规定企业改制必须经职代会通过,否则视为无效。的确,7月24日这一天是通钢工人的盛大节日。24日清晨,天公也作美,数日的连阴雨停了,雨过天晴,加上全面停产烟囱不再冒烟,晴空万里,天色瓦蓝瓦蓝;中午,市民自发送来一车车矿泉水和各种食品,工厂全部六个职工食堂为万人免费供应午餐,秩序井然;傍晚时分,当人们听到陈被殴死,政府保证建龙永远“滚出”的时候,烟花爆竹响彻夜空,热闹场面和持续时间堪比正月十五;酒店餐馆人头攒动,工人排号等待宴庆。午夜,工人们在资本家死的死溜的溜,原通钢主要领导已经集体辞职的情况下,自觉回到了工作岗位,全面恢复生产,并创造了自通钢58年建厂以来钢铁单日产量的历史新记录。
avatar
okay4587
Admin

帖子数 : 293
注册日期 : 10-02-19
年龄 : 28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okay4587.fengbb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